Saturday, June 27, 2015

异形

没想到障碍那么快便摆在眼前,而且架起的姿式只能用嚣张来形容。当时只想到凶这个字。
 这段路才刚刚开始,首先眼前的障碍物若隐若现,接着便肆无忌惮地逐个弹跳出来。行进的队伍宛若打嗝般不顺畅,速度慢下来是理所当然的事。大伙儿无不窃窃私语,为何这些招人厌恶的事物忽然多了起来?成员们心里充满疑惑却又不想生事,心照不宣地假装没事发生,眼神和姿势等身体语言大多指向不远处的终点。
 我确定已经非常小心行进却还是在拐弯处碰到讨厌的东西,它们有时单独进攻有时合起来围袭。自己从一开始的措手不及到不把它当一回事,过程中感觉疼痛却怎么也叫不出声音来?
 途中不断地寻思刚刚发生的一切,尽量检讨是否在行进中太吵闹,亦或只是‘不幸’的狭路相逢。回过神后,开始感到身为领导者的自己是不是应该做出适当的反应,但为了大局着想便暂时把情绪抑制下来。
现形
隔天,抖擞精神继续做这天以及接着应该做的事。不同于昨天的是这天单独前进,只有自己的影子相随。刚开始时还算平静,然而昨日出现的糟糕东西却突然间蹦了出来,而且好像越来越多。
奇怪的是,我发觉这些无处不在犹如宵小的差劲物好像不是冲着我而来?它们总是往背光处出击,最终都撞向我身后的影子。看着它们奋不顾身地扑向地上乌黑的倒影,好像要把影子从我身上割开。我为这突如其来的举措迟疑了一阵,回神后不觉莞尔,却依旧被这款对峙场面感到烦心。
其实,我原本就不应该在这地方出现。要不是M有所求,希望有人顶替原本应该执行任务的T,做这件事的人便不会是我了。因为和恶劣物较劲过,方才明白自己的影子也是M找我帮忙的原因。当然,随行的影子也因为能时时照应独行时的我而显得更加重要。这和我毅然放弃乐在其中的工作一点都扯不上关系,只是觉得办这件事有如接受使命,所以义无反顾。
记得前几回和主管通话时已经再三提到‘影子’这个敏感问题,并吩咐我得小心处理。由于自己的影子比较特殊,深沉的色调非常显眼,即使从远处望也能轻易被人认出来。
反击
因此一路上自己好像顽猴匿藏尾巴一样尽量将影子留在身后,敏感的影子也会自动保持低调,全程坚持以冷灰色调出现。其实之前也有发生‘如影随形’这种事,不知为何到了自己手上便如此一发不可收拾?这会儿总不能什么也不做,被动地让这不善之物爬上头来影响心情。何况手上待完成的任务亦有时限,干不完或做不好得自行负责,哪儿得空理会那些小事。
对方有时像头乌鸦叽叽喳喳,怒目而视充满威胁性。有时却又像条恶心的水蛭,无论是伸缩爬行或涨饱着吸吮于人体上,都让人感到反感。
对于它们前赴后继的进犯,我开始感到不耐烦,也担心这些丑陋的东西会将影子啃光。担心逐渐形成怒火中烧,心想做好做歹都得挫挫对方的锐气,以便让前路宽广一点。
因此我开始反击。
松手
也不知道自己的反扑恰当与否?反正从来都不曾做过这样的事,出拳回击时得如何拿捏分寸?反正,对方的哑口无言不知是来自理亏还是惊讶?
自己的即兴反击好像凑效了?因为顷刻间对方的行动慢了许多,出手的力度也只是之前的十分一。
虽然对方已经态度趋缓,自己也没有乘胜追击的打算。不咄咄逼人是自己的生活习惯,何况从头到尾都在等待对方出招,然后自己或接招或反击,一来一往却似乎不在意胜负或对错。
不管我怎么转身、伏下、跳跃、冲刺,对方依旧咬着影子不放。我彻底明白它们的本事了!这些秽气的东西在单独时只敢躲躲藏藏地打游击战,集结起来力量方才壮大。利用这种阵仗欺凌落单的影子肯定事半功倍,就像眼前这碍眼的东西。
这回,此物找上门来只能算自己背运又缺乏准备。还好在面对对方的纠缠时适当反应,再加上有M的相助,至今还未有重大事件发生,算是有惊无险。

 
                                            心无罣碍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