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9, 2016

成名的必要


画家朋友经面书传分享大师名言,大意是“如今人人倚重智力,妄想超凡的智谋最终将得道。殊不知许多所谓的聪慧有如层层薄雾,使视线朦胧却不自觉。最终,只能见到自己的版本并永远看不到事实的真相。这一切理念有如外套上的补丁,有一天终究会脱落”。

看看现代人的生活,大伙或多或少迷失在有必要和没必要的事物中,思路反复无常不能呈直线。偶尔翻看各门大师的名言,想必心情能够迎来片刻宁静。加上如今网络世界的四通八达,上网阅读除了能够聊以自慰,听说剪剪贴贴传来传去,好像还能积累下世的业力?

其实,何止知识,名誉、权力、利益,都是许多凡人追求的目标。原本艺术工作者对这些事物嗤之以鼻,创作时多数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轻物质重精神。然而,生长在岛国的人们,除非有坚固的后盾,若想搞好艺术,尤其是‘不挣钱’的活动,没有资金补助朋友帮忙几乎不可能。

或许因为这一点,画家朋友认为要在圈内生存便必须能卖画,要卖画必须得出名,要出名得不停推销自己的画作。于是便耗了几年时间,一面大量生产作品,一面不惜自费在国内外自行或托策展人办画展,有如销售员般四处推销自己的‘品牌’。如今不仅熬出头来,还荣登‘全球100个受重视的画家’,真是可喜可贺。

环顾周遭,能做这款聚能耐和胆识的艺术工作者,事实上能有几人?看看耗费巨资打响名堂的美国艺术家JEFF KOON ,虽然和友人的发展不尽相同,却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一般人要搞好艺术,想与众不同能人所不能,贪、嗔、痴是个必要的元素。倘若还想名成利就,加倍的欲望可能会搞出病来。君不见患忧郁症的著名艺术家确实不少,最出名的要属梵高。这会儿又听说有个艺术家朋友刚刚见过心理医生,并告知大伙病情已有好转。像这样认真搞艺术所得的结局,还真叫人深感唏嘘。。。。

友人也说,无论文章写得多好,高喊画作的好坏由不得我们。因为若讲话的人没分量无斤两,意识着选出的作品毫无分量,没有投资的价值。也不知道是凭智慧,或知名度,或交易量?出名的画廊或策画人越有份量,被肯定的画家(作品)便越受重视。这些宛若‘神人’的个体也是经过许多年,到处留下‘业绩’后才有如今的成绩。于是乎,只要创作者搭上这艘船,作品便能大卖特卖,接着再平步青云成为名利双收的著名画家?

其实,艺术品在完成签名后,和画家当下的思绪已经毫无关系。若想交易便形成钱与物的买卖,如若委托经理人处理,又成了市场上的展示叫卖。价码的高低能直接分出等级,看出谁比较出名谁没什么。大家好像都是这样看如此玩的,不是吗?

话说回来,如果说艺术(品)不应该用金钱衡量,那么把它和名声扯在一起就更加虚无、离谱了。因为精神粮食若能以金钱衡量,那和每日三餐的食物又有何差别?大家是否可以把厨师当做艺术家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