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9, 2016

两座山


如果说高山是阻力,通常一般人只能见到眼前的那座山,甚少人会反过来面对自己这一座。

外在的山,不管是绿水青山还是金山银山都可以挖掘甚至铲平。但是要清理堵在心头那座虚设的山头,确实没那么容易。

面对山岳,人们可以选择绕行走远路,亦或者硬撑攀越过去,甚至效仿‘愚公移山’慢慢将障碍物铲除。世界上能有几多人拥有愚公的精神,相信也没几个人愿意绕个大圈子 ,尤其是把时间当金钱的现代人。看来,努力翻过去的事比较有可能,只不过途中是痛苦是享受得视个人的能力。

昔时远足登山,途中总会出现预想不到的状况,过程里的酸甜苦辣只有当局者明白。小心山路崎岖是平常事,难以想象的山洪暴发或大火烧山或山体滑坡或山崩地裂应该不会发生,所以压根儿没担心过。于是,沿途是一面前进一面的谈笑风生,引亢高歌。在寂静的树林中夹杂着汗水和欢笑声,累了歇息能量恢复后再继续。

绵延千里的青葱翠绿,也险峻也幽静的山谷,有时清澈有时湍急的水流。途中的景色还真能抵消汗流浃背,筋疲力尽的身体。无论远望,或是身在山中,山里的精彩,途中所发生的一切都是难忘的记忆。

昔时,登山的目标即直接又简单,也不管攀爬的山头有什么来头叫什么名? 。就甭说山的性别是男是女了?从来没有在面对山峦时却步,多数时候都在铆足全力向上爬,就为了站在高处登高远望。心里明白跋山涉水是种实践,凭借幻想是不可能做到的。于是,完成壮举后的感觉总是件让人欣慰又兴奋的事。

或许以往见山是山,如今年纪长了便把事情想多了,成了见山不是山。将事物‘复杂化’竟成了阻力,直线变得曲折,终点逐渐遥远 。以往碰到阻力仍旧能继续翻山越岭,跋山涉的赶路,很少有抱怨或迟疑,如今却怎么形成如此这般尴尬的状态。

也或许,呆在大染缸的漫长过程中被山中的云雾给蒙蔽,以至模糊了视线,就甭说遥望前方了。昔时从没有过的胆怯和惧怕如今偶尔会闪过脑际,上山又怎样不上山又怎样?仿佛提醒自己要保持‘平常心’。以往一般的计划如今似乎更难达成,果真要谈欲望那就更奢侈了。

其实,当下的趋势并不是如何迅速地翻过一座山,而是怎样耐心地与山同行。那么,至少从山上滑落下来的机率没那么高,和同伙一块儿抵达目的地的胜算会大上许多。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