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28, 2016

好像又好像不是


似乎,过了一定年纪生活中的某些障碍会随着消失,以往被挡住的东西逐渐浮现眼前。这会儿对错或许已然不重要,但遗憾、后悔、委屈依旧会深藏内心。只是,多少人还会耗费之前那些精力和时间来“做对的事”呢?眼前见到的同事好像是灭了火的炉灶,有温度有烟雾,但(昔时)的气焰却已荡然无存。

这像极了一场拉据战,一个集合妥协与坚持的活动,想事事凭自己的意愿办事确实不易。或许可以预测,但却没人能知道后果即便如此,在某个程度上后果也只不过是个过程。有些事可以在过程中修饰、改进、变动、甚至删除,这么做有时管用有时却于事无补。因此,偶尔对于某些事不加理会反而有不错的效果,可见“船到桥头自然直”这句话还蛮管用的。

不理会并不是什么都不管,而只是把本来就不该有的面具摘下,以便现出真面目。做事情也无需事事都按原则做到尽,悠着点、随性点,甚至散乱点也未尝不可。

随意是想做什么做什么,而不是该做什么做什么。尤其后者,虽不至于被逼迫却还是有点类似做了不想做的事,被动确实无奈。倘若能对生活看清楚点,该做什么做什么并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大伙儿太在意做事后的成果 (利益)。反过来说,只要生活上能够多一点无所谓,并以享受过程为前提。没有输赢或别太在乎效率,那人生的意义或许能进入另一个层面?

杂乱无章的反义词是井井有条,有者面对脏乱不整齐的环境能够轻松自在,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认同。杂乱无章的周糟固然碍眼,但对于一些人却起着自我治疗的作用。反之,井井有条的环境可能让他人无所适从,面对时倍感压力。

无论在创作中或日常生活里,大多数人时而被动时而主动,再强的人总会被牵制着。有能耐掌握所有事物固然好却也十分累人,偶尔松手反而懈意从容,亦可能有意外的收获。

当今社会流行的是什么?小至个人大至国家甚至区域的成败,靠的就是是效率。有人能身兼数职有人却只能一件事一件事做,做得了说轻松做不成会崩溃,因此时时互相照顾相互支持是个不错的主意。人们没叫你做或不让你做未必是坏事,反之鼓励或怂恿你做的也不见得对你有好处。

经过一些事后,把世俗的眼光淡化,处理事情起来还真不一样。事情有分大小黑白,过程中得顾及前后左右,办起事来方才能够分粗细轻重来处理。点数和线条多了当会聚合成为形体,再加上明暗及材质,最终要办的事必定能更加立体。

有时侯,空间的处理也马虎不得,不小心的阴阳倒转会有反效果,成了扰乱视觉的幻觉(ILLUSION)。因此,不时得想出许多替补方法,从特定的一个点开始,例如自己不是左撇子,所以由左下角向上或往右边方向进行,直到大功告成。

偶尔造型的大小也会约束事情的发展,但也有反过来起了帮助的作用。这一切只要多做,便可以更清楚它们的差别了。

总之,跟着自己的意愿行事叫随意,按照他人的意愿称为逼迫。不强迫自己才叫着顺其自然,如此也不会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