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31, 2010

岁末年初

岁末年初,反思过往得失,以便将来面对时可做对照,减少误人误己的事再发生。

回望这三百余天,收获还算彼丰;教课方面胜任有余,家人平安顺遂,最高兴莫过于年中推出了相隔七年的个人画展。生活糊里糊涂却没有不愉快的事儿,在丰衣足食国泰民安的狮城相信我和许多人一样都满足于现状。

年头,宝宝开始耗更多时间教儿童画,新工作稳定下来,总算成功在职场上转换跑道。一月中,与一伴画友在苏菲亚山的旧校舍艺术村画廊联画,展示新作。


三月,为了替代去年离世的雄猫黑黑,在楼下捡回来四只小猫陪伴母猫美美,它们是两白两黑的暹罗猫,活泼可爱。只不过后来由于房子太小容不下五只猫咪,让他人领养了其中一员。

四月到新加坡理工学院执教一学期的二及三维的基础课,像学子般一星期四趟到学校报到。三十年前我曾被拒于门外,那时我欲报读学院热门的海事工程,想像毕业后能随船只航行以海角天涯为目标。无奈自己虽学分足但其他学子更优以致落选,只好退而求其次到了工教院,算我和理工学院无缘。这回能在学院兼职美术科目贡献自己的专长,也算实现了一半的心愿。





同月三舅过世,母亲那边的长辈只剩下两位,真是岁月不饶人啊!

五月中搞个展,还写了些文字,卖了三幅画,反应正面。

六月到金马崙高原寻梦园觅新居,但却发现时过境迁故地已变了样,那里不是我们要的天堂只好另做打算。

七月,宝宝在柔佛甘巴士买了间单层排屋,就近岳母家方便回娘家。

八月新跃大学开课教导学生西洋画,报到者踊跃,听说明年反应更佳。

九月十八日生日那天,收到早报的稿费,甚是兴奋。那些文字是作画的感想,伴画展出的画余散文。

十月开始恢复短距离慢速度的跑步运动,毕竟自三年前晕倒的事件后已经很久没这种体验了,感觉像囚禁者获释一样。只不过宝宝在一个月的锻炼后体能减弱而病倒了,所以跑步活动又再次搁浅。

十一月,先接到监狱美术课的职务,再与南洋理工大学艺术与传媒系签约当兼职。我憧憬这些新体验,尤其后者更是所优秀的学府,兴奋之余带点忐忑。一九九零年当私人考生准备应考,就为了想到大学里的中文系进修,后来因为禁不住远游的机会而改变主意到北京做建设,于建国门外的国贸大厦搞机电,而放弃了考试。如今让我有机会成为校园里的一分子,也算是缘分。

十二月,美美突然拒绝饮食不上厕所,甚至胃酸倒流状况堪忧。深怕其安危,只因黑黑去年尾出事的阴影仍在,故这回谨慎以待即刻带她就医。还好经医生诊断服药后迅速痊愈,如今身体无恙,她出院那晚还和我们一块逛了乌节路看灯饰,带给我们难忘的圣诞节。

我几乎不作计划不许心愿,什么明天会更好一年比一年优?只希望继续好好地处理手头上的任务,新工作能顺利进行,并且多搞点创作。期待学习新事物,生活有多点新鲜事,再来是有个精彩的假期。祝人人身心愉快和猫猫身体健康,将来必带猫儿们到新居常住。最后,希望隔邻酒店工地快点竣工,不再制造恼人的噪音。

无论如何,除夕夜和宝宝有约到热闹处参与倒数运动,和大伙一块去旧迎新。对了!元旦早晨还要到新加坡河晨跑。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