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25, 2010

病猫美美逛乌节

去年,圣诞前迁居至实里基组屋区,在市区里渡过第一个圣诞节。由于乌节路近在咫尺,故每三两天便往热闹处看灯饰当运动。有时从住处拐向国泰戏院后再往幸运大厦方向走,有时搭公车到植物园,穿过那片花草树木再从东陵路往乌节商业地带步行回家。沿途穿梭于热闹的人潮中感染欢庆佳节的气氛,也算渡过了个难忘的年末假期。

今年,我们却复制不了去年的体验,不是因为失去了新鲜感,而是家猫美美病了!






美美是只九岁的雌猫,喜吃。近来却不吃不喝不上厕所,竟然像减肥似的瘦了一圈,本来就软绵绵的身躯还不足四公斤。心里忐忑,深怕美美快不久于世,该不会是要去见雄猫黑黑吧?毕竟我们还未忘记去年猝逝的黑猫,伤痕仍在,胡思乱想在所难免。



美美的症状除了没胃口无排泄外,还有恶劣的口臭,连新成员小白在无意趋近时立刻闻臭闪避。除了这些征兆,美美较前吃什么吐什么,还在沙发上留了几摊痕迹。即便宝宝很小心地给予美美少量的营养液,她还是照样呕出些许黄绿色的液体, 弄脏了自己柔软洁白的毛发。宝宝说这些都是肾衰歇的症状,在手足无措了两天后,只好带她看医生。我们来回走了几趟兽医处,抽血检验的结果是美美虽还未病入膏肓,但身体所累积的毒素足以让肾脏继续恶化。她必须住院打点滴以稀释毒素,另外得打针以供给抗生素、消炎剂、营养素等,最后是清除其口腔里牙龈上积年累月的杂质并拔掉无法挽救的蛀齿。不知道她怎么在陌生处渡过那一宿,去探望时她有点紧张全身发抖。

这让我想起父母在世时的最后几年:眼前逐渐衰弱的老者,被病魔纠缠着频繁地进出医院。 大伙每天在等待好消息或坏消息中渡过,心情随老人时好时坏的病情波动,这些短暂的慰籍和伤感,最终将随熟悉的人离去,留下一片难以填满的空虚叫人沉重。

美美是我们饲养的第一只家猫,从一只细小的杂交波斯猫成长至如今的中年Auntie(兽医说的)。每天都有她相伴,视她如至亲甚至比家人还亲。家人偶会戏称美美像及我们漂亮的女儿,自己也确实内疚没花多些时间逗逗猫儿们,尤其俊俏的黑黑,他是最有个性及灵性的伙伴。唉!

今天傍晚,我们不理会医生的劝告,硬将美美带走。临上车前却打算带美美逛乌节路看灯饰,过个难忘的圣诞节。宝宝妥善地将美美置于手提袋里,然后再悄悄地搭巴士往乌节路。我们兴奋地在远东广场下车,不远处便是诗家董购物商场,今年圣诞灯饰比赛的第一名,我们仨当即在五彩缤纷的装饰前留影。美美好像也活了起来,多次欲挣脱袋子,这和平时害羞的她不同,何况下午才刚被全身麻醉,不应该如此亢奋吧?我与宝宝轮流提包,美美一路上都将首部置于袋外,此举确实不像其性格让我俩格外的惊喜,心里盘算着将来还可以带她到哪里走走。我们顺拥堵的车流方向走,行人道上尽是人群,都各自地沉浸在佳节的气氛中。我们尽量保持低调不让他人惊吓美美,但沿途还是被几组人发现置于我们腰间的‘猫头’,好奇的指指点点。

在四处璀璨灯火的牵引下,我们走走停停,重点当然是为美美留影。今年的灯饰偏冷,一大片蔚蓝珠子悬在半空中,似云河却又太耀眼,再远一些珠子却呈粉紫,好像许许多多向人们炫耀的宝石项链。途中因为口渴,我们便决定在CENTERPOINT的老麦歇脚并要了一杯橙汁,过后还在商场里逛了一下。

我们始终不敢让美美在路上跑动,一来是天黑,其二是她身上还裹着纱布。。。从国泰戏院左拐便是实里基路,家就在前方。然而,我们还是在近苏菲亚山的商场里喝茶吃夜宵后方才回家,只不过,这回没让馋嘴的美美分享任何食物。

23-12-201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