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3, 2012

绕岛第一段--没走道的路


原本以为在地图上画好路线便能顺利进行,而事实是路上将有无数个阻碍等着你。如眼前这段超过五公里的路,完全不设行人走道是地图上看不出来的。还好这只是刚开始,为了不那么快投降,只好告诉自己加油继续前进。

这天温度适中因为阳光柔和,一路上跟在身后的影子不怎么清晰。我们从南大校园出发,往东北方向快步,很快便拐入宽敞的惹兰巴哈。这会儿适逢下班时间,马路上机车却不多,看来许多车辆都在之前的三岔口开往中央快速公路或文礼一带。途经的民防军营及基督教坟场错落于绿林间,而这片绿林地带都是挂上闲人免进的军事重地。我喜欢衬托墓地的那片蓝绿,明信片般的幽静,安眠地下的先人还真选对了地方。

基督坟场尽头是蔡厝港路,路上的巴士车站正忙于迎送驳接公交的人们。我们继续朝北于笔直的林厝港路,听说是个后备的飞机跑道,至少三公里长。我们在右侧逆车流前进,路左边就是新加坡最新、最大、最多族群墓地的林厝港坟场了。

此处有点类似高速公路却不尽然,平时开车或搭巴士的人们是不易察觉这里没设行人走道的。我们在没机车时尽量快步前进,只要机车趋近便跳到旁边凸起的草地等待,像老鼠躲猫猫一样跑跑停停,视线紧盯路的尽头希望早些完成‘任务’。然而,论体验印象最深刻的要属萦绕周遭的异味;不知从哪个农场释放的鸡屎味?再大的机车来了都能够闪,但异味却怎么避开呢?真不晓得军营里的人们如何适应这种环境?或许已习以为常了吧?我们因跑步需要双臂助力而无暇掐着鼻子跑动,心想那应该是个不太正常的姿势吧?

异味在接近AMA KENG一带便自然的消失了,迎面而来的是一个写着阳光老人院的小标志以及她旁边的那条毫无动静的小河。接着眼前的马路蜿婷延伸,造成无数个死角让我们没能早些见到前方及背后的路况。P开始显得焦躁,因为机车总是倏地来到跟前或者不知什么时候往身后飞快地向前去?

然而,这段路比较先前那片宽广的路段又是另一个景致,四周凉快树木浓密,要是早些进来可能会见到间隙寸光形成的斑驳斜影。正当我专心倾听脚踩干叶的清脆声响时,P 却在我耳边说她不喜欢这片静谧。我们也察觉彼此的汗水流量和往常不同,这段隐蔽处明显潮湿,我们的汗腺超常扩张以致汗水不听使唤地滴个不停。

后来,P 感觉左脚踝疼痛,但她为了不让计划泡汤便说还可继续前进。然而她因为痛楚而不得不一再的停下来,我们终于决定在梁宙路口止步。一来是担心P 的脚伤,另一方面是看错了巴士车站的路程表,误以为前方还有五公里路。。。。

没等多久,相反方向的975路巴士来到跟前, 两人满身湿漉漉地上车回起跑点。在车上回望之前跑过的路段,心里开始惦着几时还会回来重温这段难忘的体验。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