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28, 2012

绕岛第十一段—西部的工业区



绕岛至今已过八成,每回间隔五到七天,以便让身体获得充分休息后方才连接上一段路。最近几回适逢学校假期,也因为急着要在开学前结束绕岛活动,即使伤患还未复原也急不及待地出发,不禁让人觉得将身体搞得疲惫不堪是不是一种享乐?

圣诞除夕的下午,我们从班丹蓄水池起步,再拐入主要公路惹兰布罗(Jalan buroh)向西前进,终点是大士关卡。这是绕岛的最后第二段路程,地图显示这一路上直至大士西道(Tuas west ave)的海边都是工业厂房,可能是绕岛一周最枯燥无味的段落?其实,自己最早策划的路线也并未包括最后这两个路段,只是后来为了让覆盖的路线更完整才将大士关卡加上去。

除了路上跑的机车,寂静的惹兰布罗几乎没半个人影。就在跑了一公里后于横跨裕廊河的高架桥前,终于迎来两个骑脚车的外劳,贴近时我们对望了一下,很陌生的眼神交会。或许这里是他们天天穿梭的路线,而自己才是场景中突兀的角色。。。。

裕廊河也叫巴曹干南河(Sungei Bajau Kanan),这段落的河宽近两百米,河边多为仓库、船厂。岸边几乎不见工人踪迹,船坞及起卸台也毫无动静,只见到的一对垂钓者站在马路旁等待鱼儿上钩。公路上来回呼啸的机车似乎和我们毫无关联,自己尤其抗拒风驰电掣的巨型货柜车。还好这天停泊天际的云朵出奇地多,由于身处桥高处故云团就在我们的视平线上,当然这片景致经已值回票价。

裕廊码头交通圈前有块广袤的空地,大概四个足球场那么大的停车场却连一辆车都没有,加上周边看似空置的建筑,荒凉的程度是岛国不常见的。还好有路上经过的机车以及身旁的树木草丛,让自己觉得没那么寂寥。交通圈往南可直达安置燃油提炼厂的裕廊岛,只是像我们这样的闲人是不准进入的。至于北边,就是著名的飞禽公园和能远眺西部景致的裕廊山了。让人纳闷的是交通圈上不设交通灯,所以我们只好‘违法’越过马路,继续往西跑。

原先总有个误解,以为新加坡西部就称为裕廊。殊不知西海岸路(West Coast Road)、惹兰布罗(JalanBuroh),以及接下来的先锋(Pioneer)以及大士(Tuas)才是这些地方的原名。或许自己只知道建国和裕廊工业镇是分不开的,西部的发展是当局给予的使命,便有了西部就是裕廊的等号。由于岛国经年累月地往海里填土,岛国的造型已非以往的钻石形状了。尤其西南角已越拉越长,如今快成了个向内挪的钩球杆了。

这一路上虽枯燥却还顺利,直到先锋路的行人走道突然间消失而必须在公路上跑动。这种被逼迫在草地上跑步的体验曾在第一和第二路段领教过,没想到我们又得故技重施,路上有车时躲到旁边的草地上,车掠过后再回到路上继续努力。还好这段路有个让人侧目的炼油厂,而且是首次近距离见到这片难得的情景。大小不一的管道错综复杂地相互交错,好比放大板的电子版块甚至还更繁复,让我们的眼球有得忙碌并暂时忘却无走道的事儿。。。。
也不知道是谁的施工方式,走道偶尔会在某个巴士车站短暂出现,大约五十米的距离,过后又不见踪影。后来为了顾及自身的安全,我们决定放弃前往海边的计划,转而拐入大士二道再转左,从惹兰阿末依布拉欣跑向终点站大士关卡,结束了全长十五公里的活动。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