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2, 2012

绕岛第四段--闲置的榜鹅岛


不觉绕岛活动已断了两个星期,一次因为工作忙碌,另一次是碰上大雨倾盆。那天准备就绪,怎知午后天际变色,豪雨让屋前景色变得模糊不清。心有不甘如此被动的等待,频频眺望北方,最后决定冒雨出发,搭乘地铁到起跑点义顺地铁站再作决定。

抵达目的地时刚好下午六点,雨歇故走道上尽是行人,和那天夜里八点半抵达时一样热闹。我们在人潮拥挤的站口出发,希望乘天黑之前多欣赏沿途景致。从这儿往东到榜鹅约十二公里,或许会途经一些不能通行的路段。我们先往邱德拔综合医院方向前进再拐入六十一街,就为了看看从基理玛路搬到义顺的母校--中正分校。见到书着中正中学的高大牌匾时心里只感到陌生,或许因为学校假期里头冷清清?又或许自己怀念的是往日的旧校址?

驻足一阵后立即转身往义顺环路奔去,锁定的目标为义顺一道的水闸。然而,没多久雨滴轻轻敲打身上,心里开始着急雨水会否再次破坏绕岛计划?还好我们按照规定速度前进,很快便云散雨停,顺利下了斜坡后抵达水闸。河堤上停满了车也聚满了许多人,有三三两两的垂钓者,也有一家大小围着野餐的。看来新加坡还不乏大自然爱好者,并不是每个人非得待在冷气房不可。

这片豁然开朗让人心旷神怡,不过在欣赏景致之余难免得望向前方路线之一的榜鹅岛。之前寻找资料时曾怀疑两个岛屿会否开放给公众,加上较早前见到几个跑步者从水闸处折返回镇中心,心里不得不另作打算。果真如此我们可能得往南边绕过实里达军营,再折转回榜鹅。还好后来发现衔接PULAU PUNGGOL BARAT的高架桥旁附设人行道通往小岛,便急不及待地往桥上跑。 桥身高处能俯视四周景观,如实里达岛、实里达机场、之前经过的河堤以及即将进入的小岛都尽入眼帘。只是西南方聚了一团不怎么友善的乌云,黑压压地好像随时要掉下来。

于是,为了争取时间便立即进入小岛。岛上有笔直且完善的公路,左右路肩旁侧长满人高的野草,似乎是唯一有生命的生物,而且精力狂盛地蔓延开来,有些走道就快被覆盖到看不见了。听说这里将发展成附加水上设施的住宅,我转头和P开玩笑的说:加上前几回所见到的广大土地,新加坡再建设多一百年也没问题。

途中除了我们的呼吸及虫叫声,身边的整片草丛什么动静也没有。但相信这里肯定是虫鸟蛇蝎的最佳巢穴,只是敏感的牠们正匍匐着等待‘敌人’远离。我们几乎耗了约十分钟方才来到岛尽头,路旁笔直高耸的木麻黄比十层楼还高。已经好久没见到这款树种了,尤其撒落地上如小榴莲般的果实,那是小时候玩自制木枪的子弹。想带些回家留念,随手捡起几颗后便又继续上路。

当我们站在两岛之间的时候,亮起的路灯显示已过晚上七点。自己似乎也不太在意时间,因为站在两个小岛之间的奇妙感觉简直难以形容。前方,也就是地图上右边的小岛叫做PULAU PUNGGOL TIMOR,面积稍微小一些,故很快便来到尽头。和原先的青葱翠绿比较这里不是灰色调子便是各种棕色,四处散布着高过人头的沙丘。应该是建材吧?不远处有罗里车爬上沙丘上推泥土,这会儿还有人为生活忙碌着。较深处应该有些员工宿舍,因为时而能见着便服的印籍劳工步行往来榜鹅方向。只不过暗淡的周遭只能约略见到他们的轮廓,都是单独一人。

尽头的地标MARINA COUNTRY CLUB 是唯一有印象的地方,昔时此俱乐部就是陆地尽头,两个小岛和本岛还隔着海水。刺眼的灯火从俱乐部处渲染开来,像蛇一样的倒影在水面上不停地移动着。这会儿我真的体会到桥梁建设者是何等重要,了解前人种树后人遮荫的意思。

踩在本岛上心情自然舒坦了许多,可能是天黑后偏僻的地方给人不安全的感觉吧?沿着还未完全投入运作的榜鹅轻轨轨道前进,过了三个‘白象’车站后,才来到组屋林立的镇上。抵达终点榜鹅总站时,天空忽然下起雨来。庆幸没在途中惨遭雨水淋湿,这确实是个完美的结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