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4, 2012

夜里的海军部路--绕岛第三段


下午六点半,为了绕岛的第三段路我们搭乘地铁来到克兰芝地铁站。繁忙的车站正值下班时间,站前下车改搭巴士者多为马国公民,都是下班的工人和放学后的学子们。偶尔我们也和大伙同路,像羊儿般上下地铁巴士再进出关卡到邻国探亲。

这天我们当然不和异乡人一块踏上归途,而是继续我们的绕岛计划。车站旁的万礼河岸是这回的出发点,越过马路后便从路右肩的走道跑向关卡。左边的马路交通拥堵已形成长长的车龙,都是归心似箭的赶路人。无论硕大的货车或是挤满人的私家车,前进的速度比步行还慢,于是感觉自己跑得较平时快一些, 不到十分钟已见到熟悉的关卡大楼。路上匆匆的行人好像比慢跑的我们还快速,从关卡旁侧拐个弯后方才将紧张的气氛留在原地,来到天桥另一头相对平静的马西岭组屋区。这一路上从南大开跑至此约二十来公里,好像都未在途中见过政府组屋。

我们在小径上停留片刻,逗弄几只猫咪,再往长堤方向前进。过了小岛最靠近马国的组屋后,眼前的兀兰海滨公园是让人豁然开朗的海天一线。这是我们第一次从东面望着长堤,璀璨的街灯为毫无特色的长堤增添些许姿色,这是今天的惊喜。我们沿宽敞的公园走道继续行程,四周的围栏、地砖以及绿树的组合好像昔时的红灯码头。灯火点点倚栏观海,不知为何每回看海景的时间总在黄昏时分?

海军部路(ADMIRALTY ROAD WEST)就在公园的另一出口, 到了三岔口前已夜幕低垂,我告诉P这才是刚刚开始。果然,让我们预想不到的是眼前几个陡峭斜坡还真叫人精疲力竭。所以我们偶尔得放慢速度甚至步行,以便让我们高起的脉搏稍微缓和。路上街灯的间隔略宽,以致周遭昏暗看不清路过行人的容貌,此处外籍劳工极多,尤其三巴旺造船厂一带,都是工作服穿着的船厂员工。虽然多见印籍劳工,然而沿途随处都是‘内有餐厅’的牌子,可见来自马国或大陆的华族工友的数目应该很可观。

这一路上我们‘碰巧’在岛国的外围跑步,除了外籍劳工,偶尔也在草丛间或干涸的沟渠水道里见到流浪狗。在这些偏僻的地区,除了军人确实鲜少见到一般老百姓在此出没,至少对于我来说这里仿佛是个被人遗弃的地方。或许本地人已习惯在商场、组屋林立的市镇里活动,生活条件好像优越多了,但又似乎失去了某些东西?海军部路分东西段,全长超过七公里。我们从西往东,直到尽头的三巴旺路。虽然在夜里,途中总有让人侧目的事物,如竖立于巷口的‘红毛屋’,黑白相间的洋房比起实里达或樟宜村一带的还更有特色。再来是小巷的名称都以欧美地名称呼,如MONTREALWELLINGTONAUCKLAND 等等。相信这里曾经是纽西兰军队驻扎的地方,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当兵时还会见到高头大马的洋人宪兵在义顺或三巴旺一带活动。而三巴旺公园就在这些巷口的尾端,可惜四处漆黑一片,我们只好放弃跑向公园的想法。

当我们抵达横向的三巴旺路时,体能明显差了许多,毕竟已经在路上努力了十一公里,而这样的距离好象是我们的极限。不过我们最终还是决定继续奔向义顺地铁站。。。。

经过将近两小时的运动后,我们又再次走进熟悉的人潮中,步入霓虹炫耀的购物商场,结束了近两小时的运动。虽然没比前两回疲累, 上衣甚至连裤子都湿透了,心里却只有满足两个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