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9, 2012

第二段路—没公交的梁宙路


期待了一星期,就为继续上回未完成的路段,我们终于如愿乘巴士往林厝港码头,准备从码头往内陆跑步。黄昏时分抖索精神等待出发,即便是工作了一整天心里依旧憧憬,就为了绕岛一周这计划。

那天几经辛苦跑完的路段,巴士车没一会儿功夫便超越了,且直驱终端站。前方是陆地的尽头,久违的码头和上一回没多大差别,简陋的横竖木条木板捆绑而成,从路面延伸往新柔海峡。码头尾端有几个垂钓者,轻松着面向海峡聊天,对岸是默默无声的邻国马来西亚。天际沉闷不见晚霞,四周萧瑟寂寥。低头俯视木板底下的沼泽地,心里却不知怎么想着偷渡者是怎样爬上岸来?还有二战时日本兵又是如何冲上来攻陷自称固若金汤的英国军队?

我们没在码头上待太久,回头后便赶紧上路,只为了避免在黑暗中跑步。于是,我们又再次往两旁长满老树的隐蔽处前进,目标就在三公里内的梁宙路。临海的路段都是陡峭的斜坡,最少得上下三个山坡,还好路程不长。十来分钟后目的地终于出现眼前,感觉还没跑够好像在暖身。我提议拐入梁宙路再跑一段看看,打算来回跑多十分钟。跑着跑着又决定不回头,就直奔克兰芝方向前进了。

不倒回林厝港路就表示没能回学校洗刷及换干净衣服。其实,我一点都不在乎换不换掉身上跑完步后的汗湿衬衫。因为平时在他处跑完步后,总会找洗手间尤其是购物商场的厕所,到里头找烘干器吹干衣物,顺便饮用自来水补充水分。。。。

眼前的梁宙路约三公里半,沿途都是小型农场、菜园等,最后一段衔接克兰芝道那一块绿地都是各大广播电台的电讯塔等器械。整段路没公交服务,要等的士可能还得靠运气,看来我们只能尽力跑向克兰芝蓄水池。

其实加上第一段路,我们共跑了近二十一公里,一路上没有常见的密集高楼。然而这段路除了无走道的缺点之外,优点还真不少。例如这里比高楼林立的市区凉快多了,应该是没有太多破坏臭氧层的气体吧?我们并不刻意经过这些荒僻地带,而是按照原先设定的路线刚好路过。途中除了呼啸而过的机车,我们还见到在附近工厂干活的第三个人。原本以为会见到许多野狗,却只见到一只守护在农场门口的黄狗以及她的孩子。

在路上的P还是比我小心谨慎,老是回头提醒我别和机车争路。忘了拐过几个弯,在还未见到克兰芝蓄水池之前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这会儿刺眼的车头灯一方面使我们更难受,另一方面也叫我们早些意识前方的不速之客。当我们看到水闸时,水池和对岸的邻国已是漆黑一片,只留下标示着她们位置的那几点照明。


这里开始有公交运行,我们却没打算搭巴士往地铁站,并继续往SUNGEI KADUT前进。不知道是不是在工业区的缘故,路上街灯暗淡,四处徘徊着换上便服的客工,尤其印度籍劳工特别多。P在坚持到十二公里路后告诉我她双脚已不听使唤,故最后的两公里路我们几乎是步行至终点克兰芝地铁站。
 



看看手表,我们已在路上耗了一个半钟头,除了途中含过两颗糖,全程还未喝上一口水。水!自来水。在地铁站厕所内便能找到。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