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10, 2010

虚惊一场

夜里十一点,欲逗家猫们玩,发觉少了一只。寻遍四周犄角旮旯,确定雌猫小黑不见了。虽然铁门窗花都加重障碍,小黑仍有本事如变戏法般在门外窗外与我们对望。相反地,两只公猫或因身材较大,也可能太小心谨慎,故未予以我们太多烦恼。

于是,我着急地沿着走廊及梯级搜寻,从十三楼开始机械式地把整座组屋上下左右的寻遍。没着落,回家稍歇后复又多走一遍,两回下来共耗了我个把钟头。当时已过午夜,我却赤裸着上身像个疯子一样经过家家户户的门口。。。。最后,还是失望地无功而返,并决定隔日在电梯边贴布告。凌晨一点,躺在床上却没能合上眼,宝宝约我一块做地毯式搜寻。不一会便在经过无数次的十二楼走廊听到略带凄切的猫叫声,她就躲匿在众花盆旁的鞋架底下,畏缩在暗处发抖,浑身脏兮兮。回家后,另两只小伙子得陪她一块洗热水澡。
这不是第一次遗失猫只,同为十三楼的故居也有过猫儿离家的事故,已过世的黒黑是爬窗高手,麻烦得很。不过,每回多能迅速地在就近处找到他。
回想此事,好像又犯了同一个错误,就是太高估小黑了。在如此短时间里,本来应该将十六楼以上及十楼以下排除在搜寻范围之内。怎知偏偏要走到楼下花园里对空气叫喊。
冷静,可能让我省些时间。或许这是生活中养猫给予的乐趣吧?至少过后我们能够安心入寝。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