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0, 2010

稿费

生日当天收到 SPH 的来信,信里有张我名下的$120支票,是先前投稿早报的收获。我不在乎支票金额的多寡,只知道它给了我笔墨难以形容的满足。欣慰可以和那么多人分享心中感想,毕竟能将自己的作品付梓是件多兴奋的事啊!

感谢早报记者吴大哥,是他鼓励我将几篇短文投寄到报馆。执笔非我本科,平时心中的感受多藏于日记里。此回班门弄斧,只怕贻笑大方。幸有副刊编辑林先生帮忙纠正若干错误,方能勉强登报。见到文字刊于报章,确实是件愉悦的事,赶紧唤妻一块分享。


自认文笔一般,或许想法有可取之处,故能上报。只不过偶见报章上的佳作,砌字的精确,语法的顺畅,段落的分明,心里总感到汗颜。然而,对于堆砌文字,本身已欲罢不能。除了工作及繁琐事,总想着怎么忆往事,如何谈感受、说周遭。都快忘了自己的老本行,是时候开始布局下一个系列的画作了!


或许是尝试,或许是逃避,就喜欢找新鲜事来做,应该是我调剂生活的方式吧?如之前沉迷于跑步运动,受伤后又爱上上网看股票。这些事似过眼云烟,已不再眷念,却可能成为往后的创作题材。

如今,又练起爬格子来,而且刚刚着迷,看来我又有得忙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