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23, 2010

Mother & Child_1998 to 1999

The mother & child series dwell into the subject of aging and contemplate on the issues of life and existences as a older person. In brief, this series is essentially about relationships as one faces old age and is a sort of visual diary on aging…..




母子图的构思
母亲的行动不便,自己的卫生问题经常要依靠他人帮忙,更本甭说要独自出门。平时家人都忙着上班,更本没人与她聊天。不识字再加上没有其他嗜好,母亲只能日复一日的过着单调的生活。渐渐的,她也不开口说话了。母亲的情况是促使我做这一系列画作(母子图)的重要因素。
“母子图”要探讨的是年迈的父母亲与孩子的关系。为了使购图简单直接,我以母亲象征年长者,以便和儿子或女儿有着强烈的对比。
我四处寻找“美丽”的背影,只要是一老一少,我便会兴奋地用照相机将他们拍下,然后把他们画在画布上。和往常一样,我利用一些对比元素来强调画作的主题,它们包括老少,高矮,强弱以及快慢等等。
多数作品的人物都背向观众。原因之一是要借助头发的黑与白作强烈对比。另一个原因是暗喻我们善于忽略老人问题,就如他们背向着我们那样的不明显。我们是否为将来做了太多打算而忽略了现在!
中青年人也面对着相同的问题:怎样平衡事业,妻小以及回报父母等问题。对于某些人,这是一股无形的压力。


母亲
母亲的老人痴呆症日渐恶化。那天,她一再责怪妹妹把三个侄女带到组屋楼下玩却迟迟不回家。频频摧我下楼去找他们。事实上,那是星期一,妹妹早上七点半便离家上班了。顿时,我感觉生命的沉重。对于母亲,我们手足无措,因为母亲坚持她的错觉。 母亲眼眶湿红,不相信我诰诉她的真相。失忆症不只折腾患病者,连身边的人也不好受。
母亲已经不像我印象中的她。她变得很少开口说话。偶尔我会用轮椅推她到咖啡店用早餐,并顺便在巴刹买些菜,趁机让她活动活动。这也间接叫我想起小时候经常到巴刹替母亲提菜篮的情景。




母子
父母亲虽然有十个子女,可是都陆续的搬走了。平时只留下两个孤寂的老人。父母只能盼望礼拜天的到来,方能享受天伦之乐。因为子女要为事业,妻小忙碌,剩下的时间也不多。
我很怀念以前那种几代同堂的家庭生活,奈何样样事情都在改变。如今大家都不住在同一地区,平时各自忙碌,能聚首的日子不多,渐渐地关系便疏远了。我感觉日渐空虚,不踏实。
不知一些家长在选择组屋单位时,是以孩子报读的理想学校为考虑因素,还是选择住在父母亲隔邻?



母子图
为了要画一系列的“母子图”,我开始四处拍照,时刻注意着行人的背影。只要是儿女和年迈的母亲,或拉手或搭肩,我都会立即用照相机将他们拍下。不过之后我得迅速离开,因为我曾经被商店店主质问,医院的保安人员驱赶。
偶尔,我也会流连在一些公共场所,如地铁站或组屋底层。也曾留意过马来族婚礼。特别是当一些异族节日到来时,我会去芽笼士乃,实龙岗路,有时也在每个月的初一,十五到四马路观音庙外走走,在这些地方我都曾捕抓到美丽的‘母子图’。


男女之别
第一次整理资料时,见到的是清一色的“母女图”。十张照片,没有一张男士的构图。是不是儿子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受?直至有一天,看见一个男士在越过马路时,紧紧地捉住母亲的手臂。我兴奋的跑过马路中央把他们拍下来。过后,也陆续在过马路或上下台阶时拍到类似的构图。看来,男士在情感的表达上确实有些被动。
下雨天也是一个捕捉感人镜头的时机,人们在共撑雨伞时会更靠近。



施与受
除了“母子图”,任何一个镜头,如孤独的妇女,讨钱的老人,都能让我增进对于人生的认识,我是应该感激他们的。
老人独行的可能性有个。其一是年轻人视他们为累赘,找借口不愿同行。另一个是老人担心拖累他人,尤其怕自己的至亲给他们脸色看,而不愿与他们一块出门。




时代的脚步
不是每次拿出相机便会有所收获。许多时候,除了热恋的情侣,很少见到人们牵手,搭肩的动作。在我们这个事事讲求效率的社会,人们的心情已不再轻松。
我不习惯走在母亲的轮椅后的那种慢速度。不过当我发觉我能看见许多平时未能留意的景物时,这种慢速度便值得了。
由于轮椅占空间,在叫人让路时偶尔会遭白眼。人们也会由于我们挡路而显得不耐烦。心想,平时的我是否也如他们那般的匆忙。
理想与责任
在描绘母亲时,很想立刻回家看她。我当时很矛盾,如果回家就不能及时完成作品,不回家却又感到内疚。
我们应该如何在(自身)理想和(社会)责任之间取得平衡。
在一次为慈善作画的场合里,我告诉一位资深艺术家:画者大可利用画画的时间来当义工。他回说在一个社会中,画者和义工有各自的责任。 我们只须尽本分做好自己的职务便行了。这跟他在十年前给我的她答案一模一样。




强者与弱者
没有人希望病魔缠身,但是当有人身患重病时,其他人便得在物资,情绪和精神上给予支持。所以,我深信一个定理,就是强者的出现是为了帮助弱者。父母在我们小时候保护并将我们养大,是因为我们的脆弱。如今他们老了,累了,便轮到我们(强者)来照顾他们(弱者)。这也可延伸到夫妻,兄弟以及朋友之间的情意结。当中包括了耐心,爱心及信心。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