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4, 2012

绕岛第六段--樟宜尾的木板道


这天非常兴奋,因为只要天气晴朗,我们将完成绕岛一圈的半个任务,已经从东到西跑了七十公里路。凑巧这天是礼拜日,家人都到淡滨尼老家相聚,所以决定更改路线。将起跑点改从淡滨尼八十三街的老家出发,再经过七十一街的大牌七二六,因为自己曾在这两个地方住了二十多年。当然,还是得经过巴西立,方能连接上一段路程。

昔时自己迷恋跑步运动,几乎都往邻里转圈子,举凡淡滨尼、巴西立、勿洛甚至东海岸一带的路线都了如指掌。至于罗央道以及樟宜尾,我和P曾跑过一回,印象还是有的。经过曾经磨损我无数跑步鞋的邻里,往日点滴历历在目,感触良多。往巴西立得从淡滨尼第九道左转十二道,和地铁轨道平行便是了。淡滨尼十二道得越过淡滨尼快速公路,从桥高处俯视正当下班的繁忙时段,车水马龙是在所难免。然而,精彩的地方却是四面无遮蔽的景致,尤其西南方向西沉的夕阳。

拐弯来到市巴西立中心的地铁站,街上都是下班的人们。拐入巴西立三道并越过Sungei Tampines 后继续往罗央道方向前进,约两公里后便来到罗央工业区。寂静的工业区就只见到几个客工以及一条流浪狗,像极之前西部和北部途经的路段。心情不知怎的警惕起来,于是途经罗央大伯公庙后决定拐入车多人多的罗央道,方才宽心。

由于这回抱着轻松心情做运动,故不像上一次跑过此处的体验那样累,或许我们的体能进步了吧?马路旁的走道亦是公园连道的一部分,沿途漆在地上双足及脚车的标志表示跑步及脚车道。或许是周日路上人不多,过了通往樟宜监狱的罗央大道交接处后,连道旁便出现一条名为Sungei Selarang 的小河。河道绕了工业区半圈后便又和跑道分道扬镳,汇入大海。离开工业区不久,我们便来到樟宜村那一块,转弯进入 Cranwell Road,周遭的其他路名都是不常用的字眼。四处的战前建筑多为昔时的军营及宿舍,如今已成了大众喜爱的度假屋了。

其实,眼前的一切都不是我和P 所熟悉的地方,唯一让我们尤其是P 印象深刻的地方要属耸立于地势较高的旧樟宜医院。P 曾在医院里工作了一年,不过她确实没见过什么让她印象深刻的可怕东西。因为不在路线中,故我们并未再次见到这间拥有许多幽灵传说的医院。

当我们来到樟宜木板走道时,天色已渐黑。此刻的海天一色虽不是最柔最美,却也让人心情倏地转佳。加上前景的仿奎笼以及其他木板走道,这里肯定是摄影爱好者的选择之一。有些木板走道藏于树阴底下,有些则延伸到沙滩上,最精彩的应该是转角处那头可供观日出的地方。我想自己是来错了时间,因为太阳正从另一边西沉,我们最多只能在这儿见到些许暖色调的余晖罢了。

余晖一现即逝,黑夜来得还真让人措手不及。当我们抵达终点也就是码头旁那座小石桥时,四周已黑不溜秋。不过,能有如此宁静的码头及其旁侧的小桥倒影当终点,确实还蛮诗情画意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