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16, 2012

第九段路--跨世纪的公园



原本想从东海岸跑向滨海湾水闸,以继续上回没能完成的路,只因心有不甘。最终却选择了景观较佳的芽龙河,原因有两个:首先是河旁边的丹戎禺有太多记忆,其次是P 还未跑过这段让人惊艳的公园连道。

我们开跑的地方就在蒙巴登路和芽龙河交会处,正背向Lasalle 美术学院的旧址,自己几年前还在那儿兼职教画 。校址更早之前叫着Tun Seri Lanang School的小学, 是大我几岁的兄姐们的母校。小时候,母亲常带我们到学校对面一房一厅的租凭组屋找大姑一家人。如今,组屋原址已翻新且换了主人,故人也已不在,唏嘘间只觉得任谁都抵挡不了时间这个魔兽。。。。

幽静的河边有几个垂钓者,以及带孩子溜达享天伦的大人们。我们顺平坦的小径前进,每跑一段路便有不同回忆如泉水般涌现,先是对岸中学时代踢球的草地,再来是体育场旧址让我回想当年在场馆里卖汽水的体验。如今对岸的一大片草场和国家体育场已不复存在,只留下较迟建成的室内体育馆以及正在大兴土木的国家体育中心。左边横跨加冷河的尼诰大道依然通往市区,曾被称作尼诰高速公路的风光已不复存在,充当交通要道的位置早已被其他更新更宽更长的公路给取代了。其周边除了河岸经过整顿外,其他的建筑景观好像并没发展,至少轮廓外形甚少变化。

我真的无法想象踩在脚上的公园连道曾经是些中小型的造船厂。听先父说更早之前河边的高脚屋是阿公和同乡落脚的地方,后来由于阿公体弱多病,先父十二岁未到便得到工厂干活养家。当然如今此处已今非昔比,堆叠式的高级公寓以及餐馆剧院成了令人羡慕的景致。

其实,叫人侧目的画面就在拐弯处,眼前的薛尔思桥像高耸的彩虹吊在空中,桥底巨大无比的支柱像根参天石柱。仰望头顶如球场宽的桥身,根本无从联想顶部是来往市区及东海岸的车水马龙。河岸旁的豪华公寓让路人羡慕,就因为能天天面对河畔佳境。公寓前集聚着无数外籍女佣,有溜狗也有看小孩的。再往前些就是滨海东公园,一路上都是奇花异草。右岸的商业区先隔着F1的赛车大楼以及摩天轮,接着是金沙娱乐城,以及岛国最新景点滨海花园。当然,沿途所见还不止这些,如芽龙河及加冷河的交汇点,还有载游客的水陆船只。

公园连道的尽头是滨海湾水闸,闸门上都是取景拍照的游客,水闸展示厅就在石桥另一边。从起跑点至此我们已跑了五公里路,脑里只想着往厕所喝自来水补充水分。前几段路程的整整一个半小时运动都没有喝水,仅靠几颗糖果解渴。要持续做耐力运动必须先补给水分再来是糖份,尤其每二、三十分钟便得补充身体蒸发掉的汗水避免虚脱。故长时间滴水不沾是运动的大忌,严重者可能导致中暑昏厥。。。。

水闸隔邻是之前在对岸见到的滨海公园的南面,我们选择公园外围前进,小径两旁绽放着黄橙橘红暖色调的各种花卉。这还是我们第一回在如此特殊的走道跑步,时有花蝶起舞时有奇花异草,过程是愉悦畅快的。可惜,花圃旁的超现实体验太短暂了,前方的滨海湾工地都是来回跑动的大罗里,这里好像有做不完的事儿?路上都是翻动的沙尘,为了防止沙尘再次飞入眼睛,缓兵之计就是带着墨镜继续前进。

过了途中的滨海湾地铁站后,隔着高速公路的商业区珊顿大道都是高低不齐的商夏。顺着公路旁的人行道跑到天桥底下便是爱德华太子路,新加坡理工学院的旧址就在街上。

朝商业区尽头右转往吉宝路,整个路段直到海港城的岸边都是港务局的范围。看着里头的巨型吊架、仓库、集装箱、货柜车等等,就不难想象新加坡曾经享有世界最繁忙港口的荣誉了。

沿途,我们也见到路右边的丹戎巴葛火车站,已废弃的火车总站及其后方的员工宿舍有P 儿时的许多记忆。建筑外墙的写实雕塑、高挂的时钟、生锈的铁阑珊依然完好无损。也不知道多少经过这里的人们还会侧目?抑或许都已忘了眼前曾经繁忙的车站?我们终究没越过车流频密的马路看看故地,因为脑里只想着早点抵达终点海港城地铁站。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